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当代东方:山西上市公司向文化产业转型的成功样本



发布日期:2015-11-25 来源:本网站


目前,在煤焦企业占据半壁江山的山西板块有两家拟向文化传媒产业转型的上市公司,一家为口号响遍A股的山水文化,而另一家则为略显低调却转型渐显成效的当代东方,后者也因转型实现成功“蜕变”荣获由证券日报社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证券市场年会“改革贡献”龙鼎奖。

自厦门当代集团2010年入主山西上市公司当代东方(原大同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ST大水”)以来,转型便成为公司的发展“主题”,在逐渐剥离原有水泥资产之后,当代东方的主营业务便开始围绕影视制作发行等文化产业展开。

不过转型的阵痛也逐渐显露,虽然公司主业完成了从高耗能落后产业向所谓朝阳产业的转变,但由于公司新业务的拓展并不理想,所以导致公司业绩并未如投资者在厦门当代入主时的预期那样迅速实现“变脸”。

2011年即厦门当代入主后的第一个完整会计年度,当代东方便出现亏损,净利润由盈转亏。2012年公司主营才有所改善,加上借助政府补助以及固定资产处置收益,最终扭亏为盈,得以“摘星脱帽”,并正式更名为“当代东方”。不过,2013年公司净利润再次下滑,反映公司经营情况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负,2014年在营业收入明显增长的背景下仍再次为负。此项财务指标连续四年为负,公司的业绩压力可想而知。

在经历前几年的业绩低迷期之后,2014年成为当代东方转型路上的关键节点。

在这一年,小编觉得当代东方做了两个至今看来颇为重要的举措:一是于2014年4月推出的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拟现金收购影视制作公司东阳盟将威 100%的股权并对其增资;二是提出了在未来3-5 年把当代东方打造成影视文化全产业链跨国企业的战略目标。

提起盟将威,大家或许有点陌生,但谈其参与制作的产品应该能够耳熟能详,例如曾经热播的电视剧《精忠岳飞》、《背靠背》和电影《太平轮》。盟将威及其前身悠悠阳光影视已有十余年历史,主要从事电视剧和电影的制作、发行及衍生业务,通过销售投拍局、外购剧或代理发行的影视剧获得销售收入、代理收入。

收购盟将威后,当代东方将实现在影视剧制作发行业务的布局,同时对盟将威增资将大幅提升盟将威的影视剧制作发行能力,突破产能瓶颈,同时盟将威的股东承诺2014年至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亿元、1.69亿元,此举将会极大地改善这几年一直困扰公司的业绩问题。

2015年6月15日,盟将威完成股权转让正式成为当代东方全资子公司,此举意味着重大资产收购成功完成,盟将威和公司将实现财务并表。并表之后的当代东方上半年度业绩报告不出意料的亮眼:营业收入为1.12亿元,同比增长815.5%,净利润为2587.3万元,同比增长1097.5%,此前连续为负的扣非净利润成功转正为2445.2万元。

而对于未来3-5 年把公司打造成影视文化全产业链跨国企业的战略目标,则成功打开了当代东方未来发展的想象空间,这也使得此前不甚清晰的发展思路更加明显明晰起来。另外,在近期召开的投资者说明会上,对于上述发展思路,公司有了进一步的补充:“公司围绕战略目标,制订了以影视“内容、渠道、衍生”为核心的三步走策略,作为实现战略的第一步,公司今年成功收购影视“内容”公司——盟将威,并以优质电视剧、电影等内容资源为基础,开展渠道、衍生等领域的业务探索”。

提及公司在渠道、衍生等领域的业务探索,下面山西资本圈便梳理几条:

1、加强海外业务的拓展,8月20日公告投资1亿元成立香港子公司。

2、全资子公司厦门泰和鑫影与印度Zapak公司及香港CCE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推广基于知识产权的数码游戏战略合作。跟据协议,Zapak公司和泰和鑫影承认及同意,双方作为战略合作伙伴,Zapak公司将尽最大的努力,在印度、美国、欧洲及世界其他范围推广、宣传及运营泰和鑫影的文化产品(如电影、电视节目或连续剧、音乐、游戏等),泰和鑫影将尽最大努力在大中华区地区推广、宣传及运营Zapak公司的文化产品。双方承诺运用各自移动通信、电视、互联网及其他方面的资源和渠道,协助泰和鑫影实现其全球战略,协助Zapak公司实现其大中华地区的发展战略。

3、和浙江传媒学院及浙广传媒签订战略性框架协议。

4、公司拟使用自筹资金出资4500万元参与九次方财富资讯(北京)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九次方”)的B轮融资,预计投资完成后公司占九次方1.5%股权。根据公告,九次方主要从事大数据运营、大数据技术服务提供等业务,并于2015年联合贵阳市政府等机构成立了全球首家大数据交易所——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并全面负责交易所的运营工作。本次投资完成后,公司将积极开拓现有业务与大数据领域的融合协同,以期最终促进主营业务的发展。利用九次方在大数据行业中的数据清洗、建模、分析等领先技术,提高公司在文化传媒行业的自身业务效率,力争打造成为中国的 Netflix。

5、公司本拟并购兆荣联合51%股权,不过此后却选择终止。资料显示,兆荣联合是一家以移动运营商为核心渠道,专注于移动互联网及无线信息化服务的开发、运营及内容发行的高科技企业,致力于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业界领先的内容发行商。虽然此次重组没有成功,但公司外延并购的想法却很明显,也和“公司结合自身发展战略,一直积极寻找符合公司战略发展方向的新项目与并购标的”相呼应。

除了上文对公司业务转型的介绍,小编觉得还有必要提及一下公司近期推出的股权激励计划:根据方案,公司此次激励对象为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中层管理人员以及公司的核心业务(技术)人员,共计68人。

拟向激励对象授予982.70万股限制性股票,约占此前股份的2.5%,对赌目标为以2015年净利润为基数,2016年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50%,以2015年净利润为基数,2017年净利润增长率不低于60%,授予价格为12.87元/股。

公司此举可谓“一举两得”:一方面可以实现对公司核心高管的绑定,使其与公司“同命运,共呼吸”;另一方面,则向投资者显示了公司对未来业绩的信心。

投桃报李,在不太成熟的A股同样也适用。公司转型成效如何,除了公司业绩之外,市场的认可似乎最有发言权,而这也应该是上市公司当初选择转型的应有之义。

从厦门当代入主后,公司股价一度低至3元左右的价格,到经历股灾后现在33元的价格(最高曾至48元),十倍股也许就是对投资者最有力的回报。